许是这几日檐下雨滴滋润
时间:2019-08-18 09:59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在我失望的今年,还是一如既往的搬进搬出,以至于我已经忘记了它会在什么时候开花,那日在我替它清理枯黄的叶子时,在最不起眼的那根叶子跟前,我发现了刚刚冒出来的花穗,随着几日细雨的滋润,它已经露出了花骨朵,大概,今年我会看到花,会闻到花香了。

  每逢下雨之时,我会从屋子里搬出兰花,让它沐浴在屋檐下细细的雨里,舍不得让它接受大雨的洗礼,我怕它细细的叶子经不起风雨的摇斩,有阳光的时候,我会搬它进屋,我怕它会让阳光晒伤,就算是我百般的呵护,第一年的时候,它开出了五六朵嫩黄的花,我的屋子也在兰花的香味里度过了一个美丽的秋天,可是第二年,第三年,每到兰花开花之时,我总是凑着近前,看看它是否有花骨朵露出,未见花骨朵,却只有几片新叶长出。

  低着头的兰花花骨朵,像是一位少女的低诉,而叶子,就是它最亲密的爱人,陪它一起看花开花谢。

  空谷生幽兰,兰最令人倾倒之处是“幽”,因其生长在深山野谷,才能洗净那种绮丽香泽的姿态,以清婉素淡的香气长葆本性之美。这种不以无人而不芳的“幽”,不只是属于林泉隐士的气质,更是一种文化通性,一种“人不知而不愠”的君子风格,一种不求仕途通达、不沽名钓誉、只追求胸中志向的坦荡胸襟,象征着疏远污浊政治、保全自己美好人格的品质。兰花从不取媚于人,也不愿移植于繁华都市,一旦离开清幽净土,则不免为尘垢玷污。因此,兰花只适宜于开在人迹罕至的幽深所在,只适宜于开在诗人们的理想境界中。

  随着岁月的流逝和社会的进步,兰花也已经移栽到了平常人家,现在花市上培育出的兰花新品种层出不穷,平常人家也可欣赏到兰花的风姿,一季看花,三季看叶的兰花,就那样淡淡的开着,悠悠的香着。

  兰花与梅花,竹子,菊花并称为四君子,兰花,又有着空谷幽香,孤芳自赏之雅称,李白《古风》中曾写“孤兰生幽园,众草共芜没。虽照阳春晖,复悲高秋月。飞霜早淅沥,绿艳恐休歇。若无清风吹,香气为谁发。历代的文人墨客为之倾倒,成为咏物诗和文人画中常见的题材。

  空谷生幽兰,兰最令人倾倒之处是“幽”,因其生长在深山野谷,才能洗净那种绮丽香泽的姿态,以清婉素淡的香气长葆本性之美。这种不以无人而不芳的“幽”,不只是属于林泉隐士的气质,更是一种文化通性,一种“人不知而不愠”的君子风格,一种不求仕途通达、不沽名钓誉、只追求胸中志向的坦荡胸襟,象征着疏远污浊政治、保全自己美好人格的品质。兰花从不取媚于人,也不愿移植于繁华都市,一旦离开清幽净土,则不免为尘垢玷污。因此,兰花只适宜于开在人迹罕至的幽深所在,只适宜于开在诗人们的理想境界中。

  每逢下雨之时,我会从屋子里搬出兰花,让它沐浴在屋檐下细细的雨里,舍不得让它接受大雨的洗礼,我怕它细细的叶子经不起风雨的摇斩,有阳光的时候,我会搬它进屋,我怕它会让阳光晒伤,就算是我百般的呵护,第一年的时候,它开出了五六朵嫩黄的花,我的屋子也在兰花的香味里度过了一个美丽的秋天,可是第二年,第三年,每到兰花开花之时,我总是凑着近前,看看它是否有花骨朵露出,未见花骨朵,却只有几片新叶长出。

  从看见兰花抽出花穗的那刻起,我的眼睛总是有意无意的要瞄它几眼,看看花穗是否已经长高,看看花骨朵是否已经绽放,每次看见它的时候,我总会有一份骄傲,一份得意,一份惬意,一份幸福。

  随着岁月的流逝和社会的进步,兰花也已经移栽到了

(责任编辑:admin)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网站地图
24小时咨询电话: 联系人: